天然气将成中美能源合作突破口

    继中美就暂停贸易战达成共识,5月30日,美方经贸磋商工作团队抵京,与中方就具体落实中美双方联合声明共识展开磋商。     据了解,美国在谈判中要求中国从2018年6月开始至2020年底,至少削减2000亿美元的双边贸易逆差。同时美国明确这2000亿美元中,中国需要增加美国进口货物的比例。换句话说,美国不希望中国通过减少对美国出口来降低贸易逆差,而是增加对美国的进口。     在此背景下,早前就被认为颇具前景的中美合作更被寄予厚望。“是中美贸易合作的重要方面,而天然气贸易将成为中美能源合作的重要突破口。”石油观察智库天然气研究中心研究员王雪莲近日在石油观察夏季会上表示。     前景广阔     “美国目前还是石油进口国,虽然石油产量有所提升,但短期内不太可能大规模出口。相比之下,天然气更有希望成为中美能源合作的突破口。”王雪莲进一步指出。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毅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认为,进口美国天然气将是中美能源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会成为中国天然气的重要进口国之一,向中国输出的天然气量将呈快速上升趋势。”     专家认为,中美两国在天然气方面的合作互补性巨大。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高达39%。随着天然气消费规模持续扩大,对外依存度将逐步攀高,考虑到能源安全问题,资源渠道多元化变得日趋重要。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革命”爆发,北美地区的天然气供给及出口呈显著上升趋势。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共计出口1253万吨液化天然气(LNG),同比增长367%。据美国能源信息署预计,到2020年,美国将超越马来西亚成为世界第三大LNG出口国,仅次于澳大利亚和卡塔尔。     刘毅军认为,“由于合作双方利益共享、风险共担,今后中美能源合作向上游延伸会是常态。如果双方合作顺利,中国每年天然气进口量能达到100—200亿立方米,相当于现在一条进口管道气量的1/3—2/3。”     “中美能源合作是共赢的,未来双方能源市场的互补性还将增强,在天然气方面的合作潜力也会进一步增加。美向中出口的天然气除在量上会增加外,在技术方面,美国先进的页岩气开发技术和经验对中国的天然气开发也有借鉴意义。”王雪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刘毅军进一步指出,“从美国角度看,中国是天然气需求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美国能更好地获取话语权。对中国而言,从美国进口天然气,对于‘亚洲溢价’也有一定抑制作用。”     落地可期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LNG151万吨,占天然气进口总量的2.25%。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特朗普访华期间,中美两国签署了5个、共计超过1400亿美元的天然气项目,总额占到全部34个合作项目的一半以上。     其中包括,中国国家能源投资公司和与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签署的《页岩气产业链开发示范项目框架协议》,协议金额达837亿美元;中国石化、中国银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美国阿拉斯加州政府及阿拉斯加州天然气开发公司(AGDC)签署《阿拉斯加液化天然气项目联合开发协议》,协议金额达430亿美元;中国石油与美国切尼尔能源公司签署《液化天然气长约购销备忘录》,协议金额达110亿美元;中国燃气集团和美国Delfin公司就进口LNG项目签署合作备忘录,协议金额达80亿美元,每年从Delfin公司购买LNG300万吨,为期15年;以及山东临淄中东石化公司与美国德克萨斯州天然气公司签署的20年100万吨天然气购销协议。值得注意的是,该项目是5个项目中唯一一个地方民企参与的合作项目。     记者进一步获悉,中国石油与美国切尼尔能源公司已在今年2月份正式签署了长达20年的购销协议,根据协议,切尼尔能源公司每年将向中国石油提供120万吨LNG。     “业界普遍认为中国石油和切尼尔能源公司的合作项目能够落地,届时将在很大程度上提振市场士气。此外,中国石化和阿拉斯加天然气公司签订的430亿美元合作协议,意味着中国石化不仅是买家,还是项目投资方。作为买家,中国石化可以获得稳定的LNG供应;作为项目投资方,也可以在项目运营中获取收益,这将使中美能源合作迈向新台阶。”王雪莲说。     仍存制约     2017年中国LNG进口量达500多亿方,中国LNG进口来源国主要为澳大利亚和卡塔尔,美国只约占5.7%的份额。     记者获悉,中国能投和西弗吉尼亚签订的《页岩气产业链开发示范项目框架协议》,837亿美元的合同金额虽很可观,但目前也仅是框架协议,还没有可操作性的细节。“究竟何时落地,以怎样的形式落地,目前还没有明确说法。”     专家指出,虽然前景广阔,但中美天然气合作未来仍将面临价格、资源供应和出口终端基础设施等因素制约。     从出口能力上看,美国出口天然气也只是起步阶段。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显示,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终端——路易斯安那州的SabinePass和马里兰州的CovePoint投运后,使美国出口能力增至1亿方/天。     “美国增加天然气出口既有来自技术方面又有来自资源本身的风险。”刘毅军说,目前业内对美国页岩气能否持续稳定供应存在争议,且美国天然气基础设施格局最初目标并非面向出口,需要时间逐步完善,也需要有项目引导出口配套设施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未来两年,美国将有四个LNG出口终端设施项目投入运行。其中包括美国佐治亚州ElbaIslandLNG项目与路易斯安那州CameronLNG项目,将于2018年投入运营,以及德克萨斯州的FreeportLNG和CorpusChristiLNG项目,将于2019年投入运行。预计到2019年末,美国LNG出口能力将达到2.7亿方/天,约为2017年的3.2倍。此外,相较于澳大利亚,对中国而言,美国的天然气可能还不具备价格优势。因为澳大利亚是老牌LNG出口国,出口设施比美国发达,且到中国海运距离短。“另外,从合同上看,虽然去年卡塔尔的天然气并不便宜,但卡塔尔与中国签署的是长约,同时卡塔尔是世界主要的天然气生产国和出口国,约占中国市场份额的四分之一。”王雪莲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