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自备电厂置换交易的怪相:新能源0元电价成交?

:编者注:自备电厂替代交易是解决新能源消纳的市场途径之一,并且在不少媒体报道中都体现出其正面作用,不过晶见收到甘肃读者的投稿让我们了解到,在这交易背后还有不少市场乱象,我们可以跟随着作者的笔触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以下文章为甘肃市场主体撰稿,不代表晶见立场。

甘肃,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城市,这两年凸显负面新闻太多:祁连山生态污染、甘肃政治生态圈恶劣、领导班子坍塌式腐败、新能源产业大规模限电等。这个历史悠久的省份承载了太多改革的期望,奈何省内的环境犹如另一个国度,改革发展进度缓慢、闭门造车心态严重、工业结构严重失衡等,省内的电力市场也是怪相丛生。下面笔者就和大家一同探讨一下这些怪相:

01怪相一:新能源与自备电厂置换竟成了自备电厂盈利的方式

甘肃省内新能源企业与自备电厂发电权置换交易从2015年开始,省内两大电解铝企业自备电厂参加,全省新能源企业参与瓜分市场,首次交易也成就了这个畸形市场的诞生,所有新能源企业居然以惊人的0电价成交(当时的:-297.8元/千千瓦时),只吃补贴,这种荒诞的行为竟然无任何监管部门进行干预,真是怪哉

2016年置换交易再度开启,尝到甜头的中铝兰州公司拿出的18个亿的电量最终被省内风电和光伏企业悉数瓜分,成交价达到了依然惊人的0电价 ,新能源企业为了解决自身发电难问题,不惜牺牲电价仅为拿到电量靠补贴维持度日,也是凄惨,而此举竟然成了中铝兰州公司年度盈利的一大利器;而省内另一家大型钢铁集团上报的电量却因自身原因流产,居然不了了之,试问这种畸形的电力市场环境为何监管部门和政府部门不闻不问?怪哉。

2017年熟悉的套路、熟悉的味道,在舆论之下,在新能源企业的存亡压力之下,置换交易市场再度0电价成交,当然了部分电价达到了2分钱/千瓦时 ,当时的置换企业真的是门庭若市,虽然当时省内所有的新能源企业在某一家的牵头下联合抵制这种低电价的恶性竞争行为,但迫于企业生存的压力,这个联盟还是从内部自动瓦解了。虽然当时省内有关规定要求此类交易进行铝价联动、相互扶持,但是年中部分新能源企业去寻求涨价,但也只是无功而返,连续两年的超低电价成交,为了国家补贴也是唏嘘,试问这种荒诞的行为为何连年没有任何变化呢?

2018年,自备电厂置换的红利让大家眼红,省内的限电形势依然严峻,参与置换的自备电厂和电量也随之增加,在业内舆论的压力下,今年的置换电价从曾经令人唏嘘的0电价上涨到4分钱到6分钱不等,自备电厂企业还要对置换电量划出一个电价阶梯等级,根据置换电量定电价。2018年的省内置换电量达到了29.55亿千瓦时(酒钢5亿千瓦时、兰铝18亿千瓦时、金川公司5.25亿千瓦时、中石油玉门自备电厂1.3亿千瓦时),兰铝于6月5日追加置换电量4.6亿,但此次为新能源火电打捆交易。

当然了这也为省内限电率的降低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对于变相抽取新能源利益补贴给省内企业来说这种畸形的投资环境和政策环境也是一种怪相。 省内为何迟迟不出台监管办法,限定最低交易价格,让市场走向良性化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是无为还是无能?

02怪相二:新能源企业的“底线”何在

截止2018年3月,甘肃省全省发电装机容量5022.79万千瓦,同比增长3.7%,其中新能源发电装机达到2962.32万千瓦,占全省总装机的58.97%:水电装机893.60万千瓦,同比增长3.8%、风电装机1282.13万千瓦,同比增长0.4%、光电装机786.59万千瓦,同比增长12.7%。当然了,水电企业并未参与省内自备电厂的置换交易,也只是参与限定交易价格的年度,试问为何不给自备电厂置换交易也设定交易价格呢?

畸形的市场离不开买卖双方,卖方不仁,买方为何不理智呢?这些新源企业的“底线”到底在哪里?2015-2018四年的置换交易市场,各个新能源发电企业吃尽苦头、让尽利润、磨破嘴皮去拿电量力争利用小时数增加,但平均电价直线下降,企业自身经营压力并未得到缓解。 没错,有人会说甘肃是限电大省,发了电送不出去,不置换怎么办?这是一个矛盾的话题,也是各方争论的利益点,既然知道置换是解决限电的途径之一,为何不将市场培育的更加良性化呢,为何不紧密的联盟起来力争更合理的置换电价呢,既然这个联盟这么不可靠、这么容易瓦解,就像业内人士所言:“看来甘肃新能源企业“底线”不止这些,电价都这样了还不怕疼,也是活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