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生态2017年董事会工作报告:有史以来最困难的一年

:2017年,是(000939)有史以来最困难的一年。

在中国经济加快升级优化,生态环境状况逐渐好转的2017年,生物质能源产业高度契合了生态文明建设和国家精准扶贫战略,迎来了国家能源战略转型发展利好时机。然而凯迪生态未能分享到政策红利,反而出现了巨幅亏损、债务违约。在2016年盈利3.3亿元的情况下,凯迪生态于2017年亏损23.8亿元。

针对2017年存在的问题,凯迪生态董事会撰写2017年董事会工作报告对此予以汇报,并展望2018年公司董事会如何督促实现“三大重组”。

一、导致2017年亏损的原因

2017年,凯迪生态实现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3.8亿元,基本每股收益-0.61元。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为384.69亿元,较调整后的2016年净资产417.58亿元下降了7.88%;股东权益106.3亿元,比上年同期数下降18%。公司董事会分析如下:

1、负债过高

截至目前,凯迪生态的负债278亿元,其中,2018年到期的债务约150亿元。背负的债务成为公司2017年年度亏损以及2018年债务危机爆发的根本原因。

2018年5月7日,凯迪生态因中票未按期偿付问题,信用评级被机构直接下调到了C级,随后各类融资通道完全被阻断,同时,不断的有债权人要求提前偿付本息,冻结资产,冻结账户,直接导致了公司生产经营严重受阻。

2、财务费用增长、重资产融资成本高

过高的负债规模,也导致公司财务费用较高,造成公司2017年年报利润亏损的一大原因。2017年公司财务费用约14.58亿元,较2016年增加了约2.33亿元。

对于高负债的原因,环保电厂作为重资产产业,凯迪生态作为民营企业,长期以来背负的高企的融资成本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生物质能源产业属于基础性产业,政策性银行给业内国企、央企贷款年限均在15年左右,同行业中的多家国企对项目的贷款年限可达到15-20年,而对民营企业凯迪生态,政策性银行贷款年限不超过8年,商业性银行不超过5年。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期1.5年,投产后从申报到获得目录补贴(比例在50%)至少需要2年(截至2018年4月底,累计目录补贴欠款近10亿元),即公司从银行放贷到项目投产取得正净现金流至少需要3.5年,剩下不到4年经营期产生净现金流还本付息,造成了企业被迫正常经营流动性资金挪用还贷或靠借短还长、借高还低手段解决,资源错配,负债结构不断恶化,以致近三年信贷政策不断收紧的大背景下,公司融资成本较高(大量信托产品、租赁产品,甚至小贷公司等利息较高融资业务),非银行类债务比重由四年前20%升至80%,债务结构严重失衡,债务规模不断扩大,融资环境严重恶化。

3、大量低效资产、大幅减值计提

2015年,凯迪生态通过重组形成了一家以生物质发电为主业,兼顾风电、水电、林业、生物制油在内的大型新能源产业集团。不过,因为公司存在大量效益低下或者资源属性远大于经营属性的资产,如部分风电为在建电厂;水电全部为在建项目;近50家生物质在建电厂虽然抢占了地域优势,但缺乏资金难以加快建设;虽然公司是A股公司中最大的林场主,但林地更多体现的是资源属性,其每年的盈利均没有实现业绩承诺。

正是由于这些低效资产的存在,影响了公司44家(截至2017年底)生物质电厂产生的效益。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4.4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90%,但利润却出现亏损。

随着蓝光电厂、祁东电厂停产已到1年,公司技改工作未能获得政府的批文等因素;多家生物质电厂因为缺乏建设资金导致电厂土地被收回,资质被核销等情况,这便造成公司2017年年度必须进行大规模的资产减值。

2017年度资产减值具体构成如下:

二、董事会的工作情况

2017年,公司董事会成员共8名,其中独立董事3名。董事会全体董事虽勤勉尽责,认真履行《公司法》、《公司章程》赋予的职责,然公司董事会亦有大量工作没有做到位。

1、董事会会议情况

公司董事会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和其他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授权公司经营管理层组织公司生产经营,在授权范围内行使经营管理职责。对于涉及董事会须审批的关联交易、重大投资等事项,督促经营管理层拿出可行性方案上会讨论并形成决议。

报告期内公司董事会共召开22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担保等重大事项,履行了董事会的决策管理职责,监事会成员及高级管理人员列席会议。

2017年董事会共组织召开了2次股东大会。公司董事会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和其他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严格按照股东大会的决议和授权,认真执行股东大会通过的各项决议。

2、董事会工作的欠缺

2017年,公司董事会虽然严格按照《公司法》、《公司章程》和其他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履行职责,但在具体的工作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具体分析如下:

(1)公司董事会对宏观经济形势研究不够,对公司面临的实际困难认识不足,未能够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督促公司对生产经营活动、投融资活动及时地做出合理调整。

实际上,凯迪生态与2017年11月停牌进入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董事会认识到公司资产负债规模不甚合理,也督促公司尽快实施重组进行瘦身。然而,受到客观因素的影响,公司未能在随后的大半年时间内通过出售资产偿还债务,实现资产和负债的瘦身。

(2)公司董事会与公司经营层的沟通不够。2017年,公司董事会会议均为通讯方式召开,未举行现场会,董事会与管理层当面沟通的次数较少,双方未能够有效地进行信息互通。

公司董事会认为,虽然董事会授权了管理层负责日常经营事务,董事会也认真履行了相关审批责任。但董事会对公司经营的关注和监督还是不够的,监督效果不尽人意,也未能及时掌握问题并督促管理层解决。

(3)公司董事会对公司内控问题的整改不够。2016年底,公司出现了原总裁因涉嫌职务侵占的问题,这暴露出了公司在内控方面存在问题。2017年公司董事会针对公司的内控问题进行了一些整改措施,比如加强了与管理层的沟通,加强对公司重大事项的问询。但整体内控改善工作做得还不够好。

三、2018年展望和重生

2018年,是凯迪生态生死存亡的一年。公司董事会将秉持对全体股东负责的原则,全力争取落实“三手抓”目标,实现公司的可持续经营,维护中小股东的利益。

(一)抓基础

公司董事会将严格督促公司经营层,拿出切实方案,尽快恢复生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