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市场化改革加快 发电企业要打好“发售一体”竞价优势这张牌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经济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要“努力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当前,电力行业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随着我国电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持续深入,电力行业进一步向着清洁化、市场化、国际化等方向转型。

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大唐”)立足国家能源发展战略,牢固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推动企业向高质量发展转型。

提质减量推动发展方式根本转变

在电力供应宽松的情况下,发电企业应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中国大唐政研室主任李云峰表示,中国大唐在提质减量方面,主要做了以下五方面的工作。

一是降成本、增效益,盈利能力显著增强。2017年,中国大唐完成发电量516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0.9%,高出全国平均水平4.4个百分点;在标煤单价同比升高185.66元/吨、减利224.51亿元的情况下,实现利润总额64.68亿元,完成年度考核目标值的170.21%;经济增加值超出年度考核目标值40.93亿元;费用总额占营业总收入比重完成13.6%,比年度考核目标值16.08%低2.48个百分点。

二是去产能、调结构,发展质量明显提升。2017年,中国大唐主动缓核、缓建或取消电源项目1034万千瓦,淘汰落后煤电产能83万千瓦。积极发展先进产能,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积极推进煤电清洁高效创新发展,核准项目598万千瓦,清洁能源占60%;投产845万千瓦,清洁能源占55%。赤峰塞罕坝风电场装机达152万千瓦,成为国内最大风电场;山东郓城630摄氏度超超临界二次再热项目成为国家唯一电力创新示范项目。

三是抓治困、控风险,资产质量大幅改善。落实责任,从严考核,对账销号,狠抓低效无效资产处置、“处僵治困”及“瘦身健体”等工作,中国大唐累计减少亏损企业106户,全面完成三年治理任务。压减法人实体107户,超额完成国资委下达的指标。通过采取催收账款、盘活库存等组合措施,压降存量“两金”规模达109亿元;年末资产负债率79.96%,比年度考核目标值81.5%低1.54个百分点,处于行业先进水平;加快剥离非主营业务,完成了华创风能、华宸信托等高风险资产转让,增加收益24亿元。

四是抓安全、促环保,严格履行资源环境责任。安全生产保持稳定局面,圆满完成党的十九大、“一带一路”峰会及全国两会等重大活动保供电、保空气质量和“三北”地区保供热、保民生任务。十九大期间,为北京供电的15家发电企业发电量占首都用电量的70%以上,为大会期间电力安全可靠供应发挥了关键作用。狠抓设备节能环保治理,供电煤耗下降1.57克/千瓦时,近五年累计下降13.25克/千瓦时,先后有114台机组成为全国“能效对标竞赛优胜机组”。超低排放燃煤机组达209台。中国大唐整体单位发电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持续大幅下降,分别仅相当于2012年的4%、12%和7%,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作出中央企业应有的积极贡献。

五是抓交流、促合作,境外业务扎实推进。加强与国际能源跨国公司及相关组织交流,有计划、有步骤、有组织地“走出去”。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合作建设的北京国际燃机和清洁能源数据监测、人才培训及检修“三大中心”投入运营,双方合作的“助力蓝天工程”及“一带一路”沿线发电项目稳步推进。与法国电力公司共同建设的江西抚州2台100万千瓦项目成为中外能源企业合作典范,盈利能力居江西省煤电企业首位,双方在第三方市场项目合作开发也取得重要进展。积极发展在东南亚、欧洲市场的电力项目,构建了在役一批、在建一批、储备一批的开发格局。工程承包及技术服务业务拓展到多个国家和地区,印度、泰国环保项目成为当地标杆,为我国电力及环保装备“走出去”发挥了重要引领作用。非洲圣普援外项目优质高效圆满完成,得到国家有关部委高度赞扬,圣普总理访华期间专程访问中国大唐总部表达诚挚感谢。

优化发展煤电是能源转型的重要战略选择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

李云峰认为,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发展与非化石能源大规模发展是我国能源转型的两条主旋律。煤电作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主要形式,未来较长一段时期内,在保障电力可靠性供应、系统调峰、散煤治理、低成本供电供热等方面发挥着难以替代的基础性作用,优化发展煤电应为能源转型的重要战略选择。

从我国资源禀赋来看,煤炭是我国仅有的具有比较优势的化石能源,为煤电可持续发展提供了较为充足的资源保障。我国“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格局决定了化石能源清洁发展必须牢牢依靠煤炭这个“牛鼻子”,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2017》,截至2016年底,我国煤炭探明储量仅次于俄罗斯和美国,达2440亿吨,剩余可采年限达72年,分别较石油和天然气多55年和33年。以煤为主的资源禀赋决定了能源消费以煤为主的格局,也决定了以煤电为主的供需格局在中短期内不会改变。

从煤炭利用方式来看,煤电具有大容量、高效率、超低排放等特征,是煤炭实现清洁高效利用的主要形式。经过持续多年的升级换代,我国燃煤电厂实现了全过程(设计、施工、建设和运营)、全要素(气、水、渣、声等)的清洁化发展。煤电、燃煤热电联产机组热效率分别超过40%和60%,先进机组分别接近50%和90%,远高于工业用煤和民用煤的利用效率。大部分煤电机组进行了超低排放改造,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等三项主要污染物的排放绩效已经达到气电机组水平,是工业用煤和民用煤燃烧排放值的十几分之一。燃煤供热机组同样具有高效率、低排放的特征,是治理北方城市散煤污染的最有效方式。一定程度上,煤炭消费总量持续下降、煤炭用于发电供热的比重不断上升是能源转型的标志之一。

从社会经济性来看,煤电是低成本的主力电源和热源,是全社会生产生活享用廉价优质电力和热力的基本保障。煤电是我国现阶段经济性最佳的主力电源之一,2016年平均标杆电价为0.36元/千瓦时,与水电基本相当,略低于核电,较气电、风电、光伏和生物质能发电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有效抑制了高成本的非水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发展带来的用电成本提高。即便考虑到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持续下降、煤电环境成本逐步内部化,在未来较长一段时期内,煤电作为基荷电源仍有相当的竞争力。从供热角度看,燃煤热电联产因集中高效运营产生的经济性优势更为明显,供热成本远低于天然气供热、电采暖等其他供热方式,作为性价比最优的主力热源地位中长期内难以动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